云姐散文诗歌老师

原创 云姐散文诗歌老师  2019-12-17 
摘要:

说到转载内容,你或许会问为什么会转载?答案很简单,你觉得好才会转载,同样用户也会觉得好,你只是把一个好的内容从别人那挪到你这与更多的人分享,这不是重复而是传播。哪怕

  说到转载内容,你或许会问为什么会转载?答案很简单,你觉得好才会转载,同样用户也会觉得好,你只是把一个好的内容从别人那挪到你这与更多的人分享,这不是重复而是传播。哪怕说这个文章不会被收录,你的用户是不是得到了你的分享?你是不是满足了他们的需求?所以说网站中合理的转载复制是非常好的。就像Chinz站长之家主要靠投稿产生内容,而这些内容基本都是作者的二次投稿,不就相当于是转载?可是它们的排名却出奇的好,这又是为什么呢?

  在我的相册里珍藏着一张老照片,距今已经有30多年了。照片里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站在邻水云鼎山的石梯旁,面带微笑,遥望着远方,眼里充满了刚毅与希望。她是我小时候的偶像,也是我初中的数学老师。因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又只教了我们一年,她一再强调不要把她当老师看,所以我们干脆叫她云姐。

  第一次见到云姐是在初一开学初,我站在学校寝室的走廊里,远远地就看见她过来了。她高挑的个子,留着微卷的短发,一张白净而好看的圆脸,气质高雅超凡脱俗,一看就是来自大城市或者是富贵家庭。这让我们顿生敬畏,不敢轻易与她说话。

  可是随着了解的深入,我们发现她很和蔼,从不打骂我们,对工作很是负责,经常与我们谈心,以身边很多实例来教育我们要好好学习。我们非常喜欢她,当然也很喜欢她的课。这使我对数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每天都做大量的数学题,还曾连续三次在数学考试中得满分,并在数学竞赛中获得全年级第二名。很多同学遇到不会做的题也请教我,加上云姐对我的重点培养,我便在全年级名声大震,同学们都说我是云姐的得意门生。是数学让我找到了自信,让我体验了成功。

  可惜她只教了我们一年就调走了,这叫同学们特别是我非常失望与难过,学习数学的积极性严重受挫,成绩下降不少。据说云姐调走后考研数学考了满分,只是因为没有学过英语而没有被录取。这令我们简直敬佩得五体投地,把她尊为心中最高贵的女神,也更加增加了我们对她的思念。

  参加工作后有时候在街上偶遇,云姐也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她家玩,老师事业、家庭的成功,让我们好不佩服羡慕。那时我被分到一所远离县城的学校任教,不满足于现状的我,到处托人帮忙调动都未成功。听说云姐的丈夫任了人事局局长,我满心欢喜,盘算着找云姐跟先生说一声帮忙调进城,当然调动的潜规则我还是懂的。尽管找人办事难以启齿,我还是鼓着勇气红着脸向老师开了口。哪知她当场拒绝,我很是意外,人事局局长调一个老师进城应该是小菜一碟吧,分明是不肯帮忙。我很是失望,犹如一下子掉进了冰窟,只觉得自己想得太天真,云姐,只不过是孩提时代美好的回忆。

  弹指一瞬间,好多年过去了,散文诗歌时间淡忘了一切。有一次我负责学校课题研究,刚好是云姐他们负责评审。我暗自高兴,心想自己的老师审稿,又不上交,完全他们自己说了算,随便写几句就可以了。然后我就按照要求根据平时所做的,把所有的空填满就给云姐发了过去。哪知她回信说里面问题多得很,叫我好好修改再发给她。云姐散文诗歌老师我不禁有点意外,她居然如此较真!我只得修改了再发给她,哪知她仍然说修改得不够合理。我不禁纳闷了,那么多的内容,一共好几万字,而且都是一些索然无味的理论,她都详细阅读了?果真如此的话,全县这么多学校那多费劲呀?我怕修改后她仍然不满意,决定去她单位找她。

  当我到达研培中心的时候,其他股室都已经下班,他们办公室正忙得热火朝天。她和另外两个课题研究专家,正忙于给其他学校负责课题撰写的老师指导,居然还有其他市县教研员到邻水请教他们的,他们都一一耐心细致地给予讲解。一见我去了她便热情地跟我打招呼,并隆重地把我跟其他人介绍,还连忙起身给我倒茶,又搬来凳子让我坐在她电脑旁边,好像接待领导一样热情周到。然后耐心细致地跟我讲应该怎样修改。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朱自清散文集读后感请教的老师们走得差不多了他们才下班。散文精选

  我知道他们下班很晚,在接下来的好几次交其他材料我都是晚上去。每一次都有不同学校的课题负责人在向他们请教。云姐把我的材料再次细心阅读后,终于点头说电子材料过了关,就连接好打印机,守在打印机前亲自帮我打印和装订。不想办公室里订书机坏了,她又跑到其他办公室借用,一连跑了好几个办公室才找到一个订书机,我就像一个不懂事的小孩什么忙都帮不上,仅仅跟着妈妈跑上跑下看热闹。

  安放好材料后才一按下,订书机就被订书钉卡住了,我想让我来试试,但她不让我插手,随笔散文在桌子上使劲磕订书机,又用手去抠那颗卡住的坏钉子,不小心手指被坏钉子刮去很大一块皮,顿时鲜血流了出来。我的心被钉得生痛,跟着她一起流血,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记得云姐跟我提过我调动工作的事,遗憾地说她没有帮上什么忙,难道她现在还心存愧疚?谁说老师帮学生是必须的?现在几乎每位教师都有私人小汽车,交通也十分便利,评职称还有很多优惠政策,国家已经向乡村学校倾斜了很多。如果那时他们糊里糊涂地违反规定帮了我,被相关部门查出来,岂不叫我悔恨终生?况且我已经习惯了乡村生活,深深地爱上了乡村以及乡村的学校和孩子们,他们成了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只想说,云姐,你是对的,感谢你!

  回到学校,拿着云姐打印出来的材料仔细阅读,又检查出了几处错误,我只得又修改重新打印装订。那周六,当我再次把材料弄好到达云姐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整栋办公楼只有云姐他们办公室的灯亮着,四周一片寂静,只有我高跟鞋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楼房里回荡。我看见云姐在电脑面前高大的身影投在墙上,办公室里的灯明亮得仿佛照亮了全世界。

  涂朝晖,四川省诗歌学会会员,广安市作家协会、诗词学会会员。科幻故事《月球旅行记》《登山历险记》《玛丽公主》等入选学生阅读教材,数十篇作品散见于《琴台文艺》《广安文艺》《邻州文苑》等杂志和《广安日报》《达州晚报》《华西都市报》等报刊,曾获若干小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