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淑敏的散文关键时代的家族企业管理

原创 毕淑敏的散文关键时代的家族企业管理  2020-02-20 
摘要:

中国的家族企业到了转型接班的关键时期。我们的调查发现,最近几年,包括上市公司中的家族企业,已经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二代已经进入高层,部分甚至已经完成接班。但整体而言,

  “中国的家族企业到了转型接班的关键时期。我们的调查发现,最近几年,包括上市公司中的家族企业,已经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二代已经进入高层,部分甚至已经完成接班。但整体而言,完成接班的比重还不是特别大。”李新春教授在采访开始便对笔者表示。作为中山大学管理学院教授、中国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李新春教授是中国家族企业管理研究领域的权威学者。

  家族企业作为一种企业控制和管理运营的独特组织模式,在全球范围内,在整个人类商业文明的历史维度中,都是非常悠久而普遍的。但“富不过三代”的魔咒,依然考验着所有家族企业传承发展的永续经营之道。同时,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到新的阶段,产业转型升级和商业模式变革正在给家族企业家们带来新的挑战。

  家族企业最重要的特征无疑是其所有权结构,我国绝大多数的民营企业都是家族企业。毕淑敏的散文据李新春教授的研究,中国民营企业中80%以上可以归类为家族企业。“从最小的夫妻店,到几百亿上千亿的企业集团,都可以是家族企业。”李新春说到,“这与行业特点有关,像一些房地产企业一般规模都比较大,制造业企业也有几百上千亿规模的。同时,除了一些垄断性的行业外,家族企业涉及到几乎所有行业。整体而言,家族企业更多涉及的还是民生性、竞争性比较激烈的行业,典型的如加工出口贸易等。”

  随着风险投资、毕淑敏的散文关键时代的家族企业管理上市等现代投融资和股权安排的方式逐渐被中国企业接受,中国家族企业的股权形态也逐渐转向股权分散化。“现在家族企业的形态非常多样。既有夫妻孩子家人来控制股权,也有不少引入外部投资者,甚至成为上市公司,实现股权结构分散化。越大的公司,吸引的投资者越多。但整体来看,家族还是牢牢把握着控制权。这在东南亚华人企业中都非常典型。”李新春教授指出。

  虽然我们非常看重从股权结构方面来考察家族企业,但李新春教授认为,企业不能简单看股权和规模。理论上我们更应该多看制度和管理方式。从制度上看,即便有家族成员在,如果企业更多是通过现代公司治理结构,散文诗杂志通过公平雇佣、专业化、制度化的管理,这样的企业我们也认为是非家族企业。但即使是上市公司,由家族来控制和管理,没有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也依然是家族企业。

  谈到家族企业的制度和管理方式,许多人第一印象都是家长式统治和裙带关系。“的确是这样。我们老讲国企的治理结构不好,其实民企的治理结构问题更大。”李新春教授表示,从家族企业本身来看,其发展中存在着内生性的问题。首先是家族内部的裙带主义,存在任人唯亲现象,企业被看成是私人领地,一个人说了算,想给谁什么职位、年薪多少,都不透明,不是按照素质和能力来分配资源。“裙带关系、封闭带来的问题是很难去解决的,外部的资源、外部的投资、好的职业经理人,很难进得去。在小规模、新创阶段,这个制度或许可以持续下去,但成千上万人的时候怎么办?到那个时候问题就容易显现出来了。”

  当下家族企业面临的第二个问题是创业者一代和家族二代之间的“代沟”。“两代企业家在价值观、人生阅历、经营理念等方面都有比较大的差异。一代企业家大多在八九十年代创业,励志文章那时候国内的市场环境还很不完善,大都靠机遇、关系、胆子大。他们受教育程度普遍比较低,但社会阅历很丰富。”李新春教授指出,“而二代,大部分受过比较好的教育,企业管理方面文章很多人甚至是从国外拿到的学位。现代管理的理念,已经深入到他们的价值体系中。这样两代人对战略问题的认识,朱自清散文读后感对战略方向的把握,包括做事情的态度都不一样。一代靠吃苦,靠努力,二代更多靠创新,靠现代技术,靠管理,来完成接下来的传承发展。”

毕淑敏的散文

  一代和二代在经验、管理理念等各个方面的诸多不同,导致很多家族企业接班失败。我们已经看到很多这样的“大败局”。“一代企业家的成功靠关系、靠胆量,这些社会网络不那么容易交接过来,因为得到人家认可是需要一个漫长过程的。而且现在商业环境在不断变化,产业结构在急剧调整,仅仅依靠老一套已经不行了。”李新春教授评论说。

  这就引出了中国家族企业目前面临的第三个问题家族交接班进程与产业结构调整在时间上重叠。“产业结构调整和交接班叠加在一起,给家族企业传承带来了更大的困难。西方企业为什么做的很好,不仅因为他们有一整套的交接班制度,而且西方的产业结构往往比较稳定,企业能在一个相对稳定的行业环境中进行交接班。但在中国不是,社会环境变化很快,产业环境变化很快,这些因素凑到一起,造成了交接难度加大。”李新春分析指出。可以说,随着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代家族企业家进入交接班高峰,中国的家族企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关键时期”。

毕淑敏的散文

  定义这个“关键时期”底色的是极速变化的产业结构和“新经济”的快速涌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外贸增速逐年下滑,同时自新千年以来中国长期的人力、资本、土地等要素价格上涨,使得以低端劳动密集型加工为主业的众多企业面临内外挤压的窘境。“一代企业家所从事的产业结构,更多是劳动密集型,资源依赖型,技术含量不高,很难持续下去。企业励志管理写文章”李新春教授评价道。

  与此同时,以互联网为标志的“新经济”的兴起,同样以“革命”之势冲击着传统企业。在各种富豪排行榜上,曾经有很多是做房地产、矿产煤炭、养殖快消等传统行业起家,而今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巨头成为榜单上的明星。互联网作为未来商业的“基础设施”,正在重塑几乎所有行业。